多年前,曾多次埋怨父亲,当年放下工作,从我出生到我上了初中一直都在医院伺候住院的老爷爷,荒废了人生最好的时光。父亲总是耐心的去讲爷爷为革命事业奉献了一辈子,讲了爷爷很多故事,从抗日游击队队长,讲为刘邓大军过黄河去做造船长厂长,又到新中国后扑身治黄河的历史。讲了很多,很多事情随着2001年老爷爷去世后,都慢慢一点一点被遗忘了。只是有时候去百度搜一下,但是并没有任何信息,直到最近再次用中国搜索检索时,老爷爷当年的一个故事在党史办的资料中被展示出来。

刘邓大军强渡黄河的陈楼造船厂

1947年刘伯承、邓小平同志率领20万大军举行战略反攻强渡黄河之前(1945—-1946),冀鲁豫黄河河防部门接受了造船任务。开始在黄河南岸建立造船厂,当时的局势紧张,恐遭敌人破坏,我党决定转移地点,于1946年8月的一个夜晚赶到寿张县第七区毛河村后的树阴下安厂。

厂长由赵华英担任,他就在船厂附近的一个极其简陋的小房里办公,食宿非常简单。这天的子夜,敌人飞机进行一阵轰炸,还仍下照明弹,赵厂长不顾个人安危,走出办公室,借照明弹的光亮把整个船厂查看一遍,造船厂并未受到损失。他风趣地说:“这颗照明弹是专为我们服务的。”同志们听后哈哈大笑。

赵厂长回到办公室后,立即召集全厂干部会,在会上他讲了当前形势严峻和造船计划,局势紧、任务大、时间急、条件差是大家面临的困难。怎样克服这些困难,必须加强纪律性,发扬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精神,保证提前完成造船任务。同夜在柳阴下,不顾敌机轰炸又召开全厂造船工人会议,传达了干部会上的会议精神,为求得解放,船厂的全体干部职工个个精神抖擞,意志坚强,信心百倍。

会议刚结束,购料组长谢广平奋勇报名,要求立即起程,赴寿张、阳谷、郓城、鄄城等地谷购木料。赵厂长劝阻说:“已是深夜,该休息啦,一夜不休息,怎能支持得住呢?”他说:“夜晚是有利时机,时间太重要了。”赵厂长根据当时处境也就答复了他的要求。就这样谢广平同志带领所有的购料人员披星戴月地出发了,分头到寿张、阳谷、郓城、鄄城等地购买造船所需物料。从此,木、铁、油麻、灰陆续进厂。

造船刚刚一开始,被敌机发现了目标,对船厂进行了轰炸和扫射。为确保造船事业的顺利进行和工人们的生命安全,造船只好再次转移,立即搬到陈楼村西一个林带开阔地里。这里面积大,地势平,北依临黄堤,树木茂密,防御和隐蔽条件较好,就在这里安厂施工了。

开工前,首先举行了典礼,而后厂领导做了周密安排,在施工中100多名工人责任具体,分工明确。木工、铁工各分三组,木、铁结合,麻缆组有需必供,一包到底,经验收下水为止。工人们的生活风餐露宿,非常艰苦,但他们的情绪却十分高涨,干劲冲天,精神可歌。

尽管局势那样的恶劣,生活那样的艰苦,可造船工人们个个奋不顾身,排除万难,致力于造船事业上。船厂里的锯声、斧声、凿声,锤声,还有造船工人哼着的小调声,此起彼伏,连成一片。有拉锯的,舞锤的,推刨的,捡料的,繁忙而又紧张,谁都不甘落后,展现出造船工人的健壮英姿,犹如少林弟子武场习身。

1947年的2月上旬,由王克江亲手制造的“大1号”(长8丈5尺、宽4丈)船竣工了,船厂举行庆贺典礼。至此一只只大船陆续竣工。

造船不易,拉船更难。陈楼船坞距渡口10余里,途无滴水,旱地行船,需要很大的气力和采取必要措施。为使平头“大1号”船早日下水待命,上级党组织召集附近各县来拉船的青壮年不计其数。当时人山人海,口号连天,采取船路铺秫秸,挑水和淤泥,用人力前拉后拥,当日傍晚就拉到渡口,促船下水待驶了。

1947年6月30日,刘邓将军率领中国人民解放军晋、鲁、豫野战军登上强渡黄河的那只“爱国号”平头大木船即陈楼造船厂制造的平头“大1号”船。

缅怀先人 继承革命精神 

一篇党史办2017年7月的文章出现了,里面讲了一段老爷爷在为刘邓大军过黄河造船的故事,依稀记得当年老爷爷也讲过,父亲也讲过,但总是不那么相信,自己一直躺在病床上的老爷爷,曾经在中国历史的重要节点上,完成过那么重要的任务。

一段自己家直系长辈的故事再次出现时,自己深深的被震撼,感叹先人在革命岁月对党的忠诚,为共和国事业的鞠躬尽瘁,也为父亲放弃工作十几年在医院伺候老爷爷感到理解并骄傲。

在现在与未来,自己也将继续为党和国家的事业尽最大的努力,因为这个国家这个党,是我们家祖辈的选择,这个党这个国家是我们人民自己的党和祖国,作为子孙必将继承家风,让党和国家的明天更美好。(赵亮)

Similar Pos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